她没能走上高考考场 但所有人都给了她满分

这个将让很多人终生难忘的高考,终于落幕。这届孩子确切太难了,生于非典,考于新冠,网课的艰巨,延期的暗影,洪水中赴考,地震中答卷。确切很难,但这些18岁的孩子如果看到一个同龄女孩的难时,就感到这些都没什么了。无论怎么难,他们起码都在“十年寒窗苦”后走上了考场,但那个叫陈薇薇的高三女孩没能等到这一天,性命永远停在18岁那年5月,止步于考场之外。我仿佛看到她跟那些感到很难的同龄人说:走上考场的你们多么幸福,你们的未来多让人羡慕。

谢谢你来过这个世界,很遗憾以这种方法认识你。不为这个女孩写点什么,便感到良心不安。但愿这些文字,能让这个名字被更多人知道,让这种光芒多暖和和照亮几个人。

如果不是在高考当日,她的妈妈发文怀念,这个名字不会跟高考发生接洽。18岁的湖南女孩陈薇薇是江华二中的一名高三学生。7月7日,她本应加入高考,但却在5月14日因淋巴瘤不幸逝世。弥留之际,薇薇委托父母将自己的遗体募捐,因为她感到淋巴瘤比拟庞杂,这样的身材或许有研讨价值。高考这天,妈妈又想女儿了:“苦读了11年却没能如愿加入高考……儿来一程,母念一生。”

这句“儿来一程,母念一生”,让很多人泪奔。读到这个故事被感动的人,也可能会很快遗忘,但母亲永远无法释怀,会带着这种痛活到性命终了。照片上的女孩美得醉人,笑靥如花,越美妙越让人心痛,越仁慈越让人心疼。在她原来应当走上考场的日子里,网民用这些留言在她的人生答卷上批下满分:有些人,永远18岁,本来真的有女孩子那么美丽,她去做小天使了,美丽的天使在另一个世界已闪光芒。下辈子不要做天使,做一个普普通通健健康康的姑娘。在那个世界要快活要开心,更要维护父母亲人健康。

感激这个母亲在高考日对孩子的纪念,用这种方法为孩子“完成”高考。其实,不用母亲操心,孩子早就为走不到高考的自己交上“答卷”,她面对病痛时的坚忍,她委托父母把遗体捐出去,也许能在科研中有利他人,减少他人的病痛。很多人都看到了这份答卷并打上了满分:高考或许是人生中一场意义非凡的大考,但你已经交出了一份完善的人生答卷。孩子,你的高考已经满分了。

你的高考已经满分了,这不只是对生者的抚慰,对逝者的致敬,也不只是一种感情抒发,更是对高考价值在“转变个体命运”这种常态叙述基本上的升华,对这种利他价值的致敬。我想起前段时光在社交媒体一段广为流传的话:只用自身境遇锚定价值坐标的人,可能是没有什么真正的价值的,价值观这件事的动身点从来不仅是关怀自己的命运,而是关怀众人的命运,并且相信它最终会与自己的命运相干——价值观如此,看待高考的态度何尝不是如此。薇薇同窗在弥留之际,想到“淋巴瘤比拟庞杂,这样的身材或许有研讨价值”,跳出对自我无可挽回的命运的思考,而关怀众人的命运。她没能走上考场,但她用灿烂的笑颜和一颗金子般的心,证明自己没有辜负这11年接收到的教育——对性命的态度,对他者命运的关心,对人生意义的思考。

人的一生,应当怎么渡过才更有价值?父母和书中教了我们很多,但当人的一生无法顺利渡过,遇到这种走不到终点的大劫大难时,应当如何面对?父母和老师可能都没有讲过,面对这个超纲题,薇薇同窗给出了自己的答案,怎能不给满分。

提到高考,当下主流的叙述都在谈它的公正,它作为平民的上升通道,它的“转变个人命运”,可我们有没有想到过,高考也是走到更辽阔的空间、进入一个更大的世界、经过高级教育之后,在转变个人命运的同时获得了转变他人命运的机遇。高考不仅是利己,更是晋升个人价值,让自己有才能用专业所学去辅助他人——当一个用消息推进社会过程的记者,当一个疫情中逆行治病救人的医生,当一个转变乡村孩子命运的老师,当一个用研讨转变世界的科学家……这种“影响他者命运”的大叙述常常被“转变个人命运”的小叙述所遮掩,薇薇同窗没能走到高考,性命之花还没有绽放就已凋落,但她拼命跑在了很多人的前面,努力让自己留下的身材能影响他人命运。

我看到一个网名叫“KSH千千”的女孩子留言说:我是17岁的时候确诊淋巴肿瘤的,现在我马上20岁诞辰了,很庆幸我加入了高考,也读了一个学期的大学,虽然现在一直在化疗,也掉光了头发,但是我还是希望有一天能够继续我的校园生涯——愿这个孩子能早日康复。感到性命很难的人们,刚走出考场的孩子们,愿你们珍爱自己的斗争机遇,从这些在凋落中奔驰、绽放和闪光的性命中,看到光芒,看到应当尽力寻求的价值。

起源:中国青年报